亚博电竞官网_亚博电竞官网_亚博

散文随笔 时间:2019-10-09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在阳朔的最后一晚,我们漫步在热闹的西街上,时不时地吃一份当地的小吃,逛一逛卖特产的小店。不知不觉就几个小时过去了,感觉脚步变得沉重起来,刚好路过一个咖啡吧,见门前有个小女孩在招徕生意,咖啡吧看起来很安静,有轻柔的音乐从里边传出来,女孩儿看起来朴实清纯,于是就跟着她走了进去。

  小女孩招呼我们在一张空闲的桌子边上坐下,我们告诉她要六杯咖啡,她显得为难起来,说这里不买咖啡,只卖酒,啤酒、红酒和洋酒都有。我们有些纳闷了:招牌上明明写的是咖啡吧,却不买咖啡只卖酒,岂不是滑稽?那女孩无奈地对我们笑笑说她刚来不久,也不太懂是怎么回事。我们看她大概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像是出来打暑期工的学生,也不好怎么为难她,于是就点了六支啤酒,我们六个女人,都不太会喝酒,每人一支那也是勉为其难了。可那姑娘站在那里没动,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说了:“姐,要不,你们坐边一点的位置吧,你们现在坐的位子是正对着歌台的,有最低消费的,最少也得点一打啤酒,两百四。”

  “最低消费?你早怎么不说,这不明显坑人吗?”同伴中有人沉不住气了。

  “对不起,对不起,怪我一时没说清楚。”女孩儿忙不住地道歉,却丝毫没让步的意思,或许是她真的做不了这主。

  最终我们只得接受最低消费,既然坐下了也不好意思因为钱的事而换到边上的位子上去。但心里有种被算计的感觉,而算计我们的竟然是个看似非常清纯的小女生。其实,我们进来只是因为累了,想找个地方坐坐,听听歌,歇歇脚。刚才逛街的时候,一路吃着小吃,喝着各种饮料,肚子里根本装不下什么了。现在看着摆在面前满桌的啤酒,真说不出是啥滋味,好心情荡然无存。

  酒吧很小,成狭长型,就十来张桌子分两边摆放着,桌子与桌子间的距离很小。一个歌台,两台色彩有些陈旧的电视机,昏暗的灯光下,三个歌手轮流演唱着不同风格的歌曲。顾客看起来大多是和我们一样逛街走累了游客。

  虽说酒吧有些简陋,歌手的水准却不错,只是因为刚才的不快,我们也没多少心思静下来听歌。

  一曲刚完,又进来一泼人,一个男人,三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应该是亲戚或朋友带着孩子结伴出来旅游的。那领座的女孩儿把他们领到我们左边上的一张桌子边坐了下来。男人说:“我们四个大人每人一支啤酒吧,孩子就免了,不到年龄不允许喝酒的。”领座的女孩又重复刚才的伎俩,要求他们换位子,我在想这哥们也只得活生生地被宰了,一般来说,坐好的位子再换来换去的,第一嫌麻烦,第二也略显丢人,刚才咱们几个女人都丢不起这人,现在这大老爷们更不用说了。卖家也就抓住人的这点儿心理来生财了。

  “你是说那边的位子没最低消费吗?”男子站了起来指着我们右边的位子问领座的女孩。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悄悄地问三个孩子:“宝贝们,去那边坐咱们可以省一百多块大洋,要去吗?”“去,当然去!”“就是,干嘛不去呀,等于咱们一会儿工夫挣了一百多块。”男子的建议得到了三个孩子的附和,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开心自然地移了过去,丝毫没有任何的尴尬之感。反而让我们感觉到自己刚才为了面子留在这所谓VIP座位是多么愚蠢的事。

  那桌人马上安静下来,和大家一起听起歌来。歌手正在倾情演绎张学友的一首老歌《爱如潮水》,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眼睛扫向了右边桌上的那些孩子,这样的歌对他们自然没有任何吸引力,他们正在玩着手中的一个玩具,一个孩子在玩,两个孩子在边上看着,竟然也静静地,不说一句话。

  唱完几首歌,歌手说他们要稍事休息,欢迎喜欢唱歌的朋友上去K歌。我的同伴中有两个歌唱得不错的,可是与刚才的歌手相比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差距,所以尽管我们一再怂恿,她们还是不好意思上去。其它桌的人似乎也在酝酿要不要上去唱一首,场面就有点儿冷,这时候,边上那桌的男子,走了上去,一件t恤,一条西式短裤,一双人字拖,一副黑边眼镜,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位邻家大哥。只见他把点歌的纸条递给了音响师,音乐响起,《敢问路在何方》,老得不能再老的歌曲。说句真心话,他那唱功确实不敢恭维,有些跑调,高音处唱不上去,然而,他却把全场都逗乐了,他似乎在很认真地做着各种搞怪的动作,时而学孙悟空,时而学猪八戒,时而学沙僧,猛然间又化作一唐僧,双手合十,闭眼打坐。那几个孩子,一反刚才文静的表现,在边上为他摇旗呐喊,鼓劲助威。气氛就这么上来了,他下场的时候,如同大歌星似的获得满堂喝彩,他也学着大歌星的样子,挥手、飞吻、依依不舍。接着,不少人都跟着点了歌,有唱得不错的,也有唱得不咋的,但大家似乎根本不在乎歌唱得怎样,只是在传递一种快乐,唱者快乐,听者也开心。

  这当儿,进来了一个买玫瑰花的老者,是个残疾人,撑着拐杖,胸前挂着一个浅浅的篮子,篮子里放着一些卖剩了的玫瑰花。他扫视了一下全场,绕过了我们,向那些像情侣的人身边走去,可是,没有人买他的花,确实,那些花用来送情人显得有些寒碜,可能是早晨摘下的吧,花瓣儿有点儿耷拉,显出颓败之态。他有些失望地往回走,走过我们的桌子,被那男子叫住了。他挑了七枝花,送给自己桌上的每人一枝,拿出了一百元给卖花老头,老头拿着一百元钱对着灯光照了照,取出一个塑料袋准备找钱的时候,又停下来,对男子说:“先生,要不您再多买几枝吧,您看这花多几枝放在一起才好看呀!”男子犹豫了一下,问:“你这里还剩多少枝花?”老头数了数,说:“还有十六枝。您全买吧,就收您一百元。”男子笑了笑,说:“好吧,就全给我好了。”

  老头儿走了,我听到他那桌上有个女人在埋怨:“一人一枝就算了,干嘛买这么多,不是浪费吗?到明天早上就全谢了。”

  “是啊,爸爸,我们家又不在这儿,连个养花的瓶子都没有。”一个小女孩附和着她的妈妈。

  “我们刚才不是省下来了一百多的座位钱么?现在刚好用来买花了,既能让那老伯早点儿回家休息,咱们也收获了这一大束的美丽,不是一举两得么?”男子装出兴奋的样子哄着老婆孩子。看着老婆的脸色还是有些阴沉沉的,男子对几个孩子招招手,说:“送人玫瑰,手有余香,要不我们把这些花送出去吧!”

  “送谁呀?”几个孩子齐声问。

  “你们看,那三个哥哥姐姐歌唱得多好,你们去送他们每人一枝吧!”

  孩子们突然之间兴奋了,三个孩子每人拿着一枝红玫瑰,献给了歌台上的歌手。歌手唱了一晚上的歌,有些疲惫了,几枝玫瑰花又让他们兴奋起来,脸上的微笑也更加生动起来了。

  孩子们回到了桌子边,女孩问父亲:“爸爸,还剩下这么多花怎么办?”

  当父亲地挠挠头,说:“你们看看,这里有多少个女士?”

  “一、二、三……”几个孩子数了起来,“还有十九个呢!”

  “女人都爱花,那你们去送给她们每人一枝吧!”

  “可是,姨父,我们只多了十六枝花呀,已经送掉了三枝,只剩下十三枝了。”说话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八九岁男孩。

  “那把咱们自己的也拿去送人吧,你看咱们家也不在这儿,连个养花的瓶也没有。”男子又说。

  “可是……”几个孩子犹豫着。

  “别可是了,快去吧!”

  于是,几个孩子捧着玫瑰花满场跑了起来。

  “阿姨,送您一枝花!”

  “姐姐,送您一枝花!”

  ……

  霎时间,大家都被玫瑰花所吸引了,我注视着手中的花,闻着那淡淡的清香,心情变得特别的轻快,刚进来时的不快早已到了九霄云外。

  我们的斜对面坐着四五个学生样的男孩女孩,应该是背着父母出来聚会的,可能是比较渴了,刚点的啤酒就被他们三口两口地喝完了,空瓶很快被服务生收走了,他们的桌子上马上变得空空如也,望着空空的桌子,他们似乎有些尴尬,可是又舍不得再点酒水了,外边卖三四块啤酒,这里却要卖二十块,确实也有点让人难以接受。趁着几个孩子给他们送玫瑰的机会,我们也就顺便把我们多余的啤酒全部送给了他们,说:“这些酒,我们喝不完,你们帮帮忙吧!”他们愣了一下,马上就坦然地接受了。听到其中一女孩说:“今天真好,有人送花,还有人送酒!”

  从阳朔回来好多天了,有朋友问:“阳朔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小酒吧!”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 但愿再邂逅的散文
  • 大山的邂逅散文
  • 邂逅石门河散文
  • 在篁岭邂逅方竹散文
  • 邂逅白鹤的散文
  • 心路旅程之邂逅散文
  • 那一次美丽的邂逅散文
  • 在大溪地绕山之邂逅榴莲的散文
  • 迎春花开邂逅暖怀的散文
  • 注定邂逅散文
  • 邂逅志摩山散文
  • 邂逅丽江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