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图文推荐
经典美文最新文章
  • 故乡的槐树的散文2019-10-21

    在城市里呆久了,习惯了马路两边那一排排清一色的法国梧桐,偶尔在哪个边角旮旯突然冒出一棵歪斜的老槐树,会让我心底顿觉一亮。现在在这个日益繁华的都市中,已经很少见到槐树的影子了。偶尔在偏僻安静的老居民区能...

  • 火烧云散文2019-10-21

    那年,黄土塬上的一片青纱帐,长得格外疯狂,还没有到夏季,就有一人高,雨水也突奇的多,黄土塬上作物,像浇了油似得,一天一个样。 暑假期间,李长胜读医学大的儿子,李朗引回来了个大城市里的女孩,名叫夏梦,是...

  • 七月,纸墨飞花散文2019-10-21

    日子踩了风火轮一样,滚进七月,虽是鲜花争奇斗艳,却少见炎阳娇纵。脱离藩篱的雨水随心所欲,在一个地方赖着不走,以至淹了南方的一些城市,农田,伤了很多人心。而对翘首以待的一些干裂青黄之地又不屑一顾,即使千...

  • 母校最后一棵银杏树散文2019-10-21

    去C城出差,好几次想去看看亚博电竞官网时的母校。只是想,没敢行动。 二十年了,再不去就老了,所以一直放不下。 那天,有风,风刮着落叶就像一首首诗。看到秋天这诗样的飘落,不由得就会想起母校,想起母校那棵又高又大的...

  • 等花开散文2019-10-21

    “奶奶,你给我讲个故事好吗?” “好好好,欢儿想听什么故事啊?” “我想听你和栀子花的故事,上次你还没讲完呢!” “好啊,欢儿最乖了。那是一年夏天……” 你看,栀子花开了,你就像那花儿一样,可望而不可及。...

  • 杨三爷散文2019-10-21

    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到了,弯弯的山道上络绎不绝的扫墓人腋下挟的纸票不得不让我想起一位故去多年的老人——杨三爷。 儿时的我是那样的贪玩,每天放学回家后,总是要到叔父家里去玩耍。在哪里经常见到一位七十开外的老...

  • 家长今年16岁散文2019-10-21

    班主任万林海用岳西口音的普通话告诉我,他们班有个女孩子,父母常年外出打工,她和弟弟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姐姐在家,是一个典型的空巢家庭。家中一切家务,全是这个女孩做。她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房子拾掇得工工整整...

  • 孙婶散文2019-10-21

    孙婶二十二岁,嫁到皖西叶集小镇。 夫家在南街市场开了一家商号,名曰“万和纸行”。孙婶刚过门的时候,家里生意还算兴旺,家业由老爷子掌管着。老爷子高兴的就是儿孙满堂,他不准儿子们分家,所以一家老少二十六口...

  • 清风不忍诉离殇散文2019-10-21

    春夜,清风伴着明月袭上心头,若是这清风能把人灌的清醒,也不枉此夜忧愁了。只是竹苑里,那唤做离殇之物,又一次涌上心头。这一夜,恐怕又是要疯了﹑殇了﹑醉了罢! 轻说情意,慢道离别。我本想装作四大皆空,道声...

  • 不一样的光芒散文2019-10-21

    喜欢,一方面有喜爱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有愉快、高兴的意思,仅代表个人心里感受,如当见到喜欢的人或事物时,自身感觉到快乐。对爱的解释,各有不同,有人说爱就是在风雨飘零的夜晚,撑一把伞,为你遮风档雨,这叫风雨...

  • 可曾想起我散文2019-10-21

    亲爱的老公: 这是婚后第一次写信给你,也是第一次如此亲昵的称呼。是不是我们的年纪大了,竟然感觉这样的称呼有一些脸红了。好像属于我们的已经没有浪漫可言。 时光匆匆,静静流淌。记得去年的七夕节,你买了一束鲜...

  • 江南的骨肉散文2019-10-21

    贾宝玉爱女子,说因为女子是水做的骨肉,王剑冰老师特别偏爱水乡周庄、同里、乌镇,偏爱水波波水灵灵的江南,也因为水乡周庄、同里和乌镇是水做的骨肉,也因为水乡江南是水做的骨肉。 准确地说,江南,水乡,江南水...

  • 悼念永红散文2019-10-21

    青山垂泪白花朵朵,在这里我以非常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我的同学、朋友、同行苏永红女士,愿永红能丢弃尘世的牵拌与挂念安息长眠一路走好! 今天刚要吃晚饭看到了杜姐的未接来电,打过去就得到了永红同学不幸遇难的消...

  • 激情澎湃走楼梯散文2019-10-21

    网盛从创业至今已经有十五个年头,在这十五年当中,网盛没有向VC要过一分钱,究其原因可能要和网盛的那句激情澎湃走楼梯的企业文化有关,但在这个故事的背后,孙总有着他自己的思虑。 为什么没有向VC要过一分钱,200...

  • 惜命散文2019-10-21

    听说……高二的一个男生为情所困跳楼了! 全体同学瞬间谈论开来!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这件事情,挺戏剧性的!因为我从小到大,一般都是在看电视的时候才能看到跳楼的场景! 五楼、不是很高,但却也足以结束一个人的生...

  • 陌路天涯散文2019-10-21

    工作的缘故,四年里去了四次市里。长途客车的颠簸,令晕车的我昏昏沉沉。每次车好不容易驶进市的南效,我已基本上被折腾得七荤八素了,不能动弹了。但经过卫校的旧址时,我仍会抬起头,向窗外凝望。那旧旧长长的墙,...

  • 拉着父亲的手散文2019-10-21

    拉着父亲的手,心潮澎湃泪往心里流。 那佝偻的双手写满了沧桑与忧愁。 曾经粗壮有力的大手,如今竟然已满是褶皱。 拉着父亲的手,看他微闭双眼我的泪扑簌簌的流。 这双颠覆贫穷的双手啊,如今怎么就不再精神抖擞。 ...

  • 虹岁月牵挂散文2019-10-21

    一、虹 雨后的斜阳,在空旷的天际随手勾出一条彩带,圆弧状,起于哪里,隐于哪里都不清晰,唯有弧的顶端,才有灿烂的五彩聚集。 虹是一种天象,近些年,她出现的很少,在孩子的眼里,特别稀奇。看到男孩女孩对着它欢...

  • 襄阳行之乘车篇散文2019-10-21

    我终是对家恋恋不舍,下午3:55接孩子回家,还在磨叽,爱人急了:快点拿包,我送你! 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交代,是不是还落下东西?走出家门,坐上公交车,一路前行,看到车窗外一望无际的原野到处是嫩嫩地麦苗在向...

  • 铁树的散文2019-10-21

    第一次听到“铁树”这个称呼,是在很早很早童年的时光里。夏夜炎暑稍退,室内闷热难耐,搬一张破旧竹床,或端一张松木坐椅,于满天星光下,坐在大门口前的空场地前解暑纳凉,听村里老人讲那遥远的童话故事……童年的...

  • 我在黄河口等你来散文2019-10-21

    一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分别三十年的江苏扬州籍同班同学来到了黄河口。第二天早上,我从宾馆接上他后,便一路高高兴兴、畅所欲言地驱车直奔黄河入海口。途中,同学问我这些年可去过江南,对江南的景色感受如何...

  • 慢光阴散文2019-10-21

    一场雨接一场雨,光阴,终于在季节的敲击中,委婉的慢下来了…… 小区里,几棵为数不多的桂花树,几经风雨,早已零落,幽香散...

  • 与师兄同穿一双破拖鞋散文2019-10-21

    大川世界,没有规定谁能来谁不能来谁该往生谁不该往生。正因为这样,人类才得以繁衍壮大,才不至于“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绝迹绝望之境地。 我在母亲的肚腹里一脚把堵在我前面的哥哥给踢出来后,便愉快地拉弟扯...

  • 花趣的散文2019-10-21

    好友办公室的窗子,衔着一脉青山,衔着一片蓝天,衔着几朵白云,还衔了满满的一簇花枝。好友喜欢养花,且养的极好,那花也极通人性,越发的妩媚她,即使四季更替也从不懈...

  • 回顶部